首页 特色文章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43

那天有朋友问我欧洲瓷器的历史,我想了想,干脆斗胆写下去。

关于瓷器的文章非常不好写,大多数资料的内容都是重复一遍历史,随后笼统带过某一重要时期的装饰方法和风格,没有详述。真实的图片资料也不多,很难做到有多么深刻的理解,只能尽我所能。对比多个博物馆的馆藏图片,尽量多找文字内容,好精炼出一些有效的信息。关于历史的问题如果有所出入,多以一个专业瓷器学者的书为准。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历史有衔接,之前说到Meissen发现硬质瓷的做法之后开始在欧洲独领风骚。那么硬质瓷的配方就成为欧洲最重要的商业机密,被整个欧洲的君主所渴望。不过Meissen的生产工序是严格保密的,发现秘方的炼金术师贝特格本人虽然说负责Meissen的生产制作,但他常年被幽禁,与世隔绝。此时的他因为囚徒生活,早已陷入抑郁,每天借酒浇愁,精神状态很差。因此他对Meissen的秘方把控能有多么严格,大概也说不上。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Meissen制作的炻器(stoneware)上釉观音像,1710-13.

先是在1713年,一个窑炉工加炼泥工逃到了普鲁士,带去红色细炻器的制作配方。就是仿中国紫砂壶质地的陶器,Meissen早期大量生产过。很快这种制作精良的陶器很快就开始投放在德国莱比锡的市场(离德累斯顿100公里左右)。各种商业间谍活动在Meissen非常活跃,由此引出了欧洲第二个生产真正硬质瓷的传奇瓷厂:Vienna 维也纳。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Vienna工厂今日

维也纳瓷厂一共有四个时期:

1718-1744年.第一阶段.Vienna Du Paquier

1744-1784年.第二阶段

1784-1864年.第三阶段

Late 19thC Vienna.第四阶段

Vienna瓷厂来自于一个能干且有野心的人,叫Claudius Innocentius Du Paquier。因此,维也纳瓷厂也叫 Claudius Innocentius Du Paquier 瓷厂,奥地利。Du Paquier 于1718年在维也纳建立瓷厂,有人说他懂得一些制作陶器的方法,精通化学,但大部分的说法是他并不是一个精通瓷器制作的人。Du Paquier 先是通过奥地利驻萨克森的大使说服Meissen的鎏金匠人Hunger投诚,后让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者查理六世批准建造瓷厂。时值奥地利与土耳其难得的和平时期,国王比较好说服,查理六世也叫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但是国王并不资助瓷厂。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大号圆口汤碗,Du Paquier,1735年

鎏金匠Hunger没有带来完整的瓷器制作秘方,工厂仍旧困难重重。于是 Du Paquier 又开出高价贿赂贝特格的助手,Samuel Stölzel(斯托茨尔)让他来到维也纳。Stölzel在配置瓷胎和烧制瓷器上都是一把好手。他本人也非常传奇,不久之后又回到Meissen,并且间接带来Meissen艺术的高潮。不过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Du Paquier确信去到过Meissen,见过贝特格的异母哥哥,Timann。在Stölzel来到维也纳之后不久,Timann带着窑炉的模型也来到维也纳,于是1719年维也纳开始正式产出瓷器。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水壶,Du Paquier 制造商,1730年

尽管后世一直在感叹维也纳瓷器的精美和极高的艺术与收藏价值,因为没有办法实现更多的商业化和产量,维也纳瓷厂在活着的时候就一直在挣扎生存。生意从来都不算红火,产量更不能说是很大。我们有时对它存世瓷器量似乎不少的错误印象都来自于维也纳倒闭之后猖獗的仿制风潮。这个后面会细说。

01

1718-1744年.第一阶段.Du Paquier时期

关于这一时期维也纳的介绍,中文世界里非常少,而且多有错漏。事实上这一时期的Du Paquier瓷器是瑰宝。存世量很少,工艺精湛,多被大博物馆和顶级收藏家所收藏。和我们所熟悉的,后期那种富丽堂皇的瓷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三块瓷片ca. 1725,柿右卫门风格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柿右卫门风格磁盘ca. 1722–23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模仿Meissen中国风的茶罐,ca. 1725

初期的维也纳跟Meissen一样,仿造中国瓷器式样和欧洲银器的式样制作瓷器。之后开始和Meissen一样制作“中国风”的绘画,还有仿照日本伊万里风格的花卉等等。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Jean Bérain设计的巴洛克风格镶板

后来渐渐开始跟随欧洲的艺术风潮,“维也纳巴洛克式”风格进行装饰。这种装饰风格受到了法国艺术家Jean Bérain的影响。虽然我在巴洛克、洛可可式中国风瓷器的系列文章中没有提到他,他的影响力似乎不如华托Watteau、于埃Huet、布歇和皮耶芒四位如雷贯耳。但是在巴洛克时期,Jean Bérain的设计是绝对的时尚潮流。他设计的猴群早于华托和于埃,庄重而有节制的风格,会被误认为是古典与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确信是巴洛克风格无疑。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LaubundBandelwerk卷纹装饰

此时Vienna瓷器的装饰方法会经常提到一个词:LaubundBandelwerk (leafandscrollwork) 叶子与卷纹的装饰。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瓷盒ca. 1730–35

仔细观察这种就是瓷器上的LaubundBandelwerk卷纹,同时还有一个标志性的装饰,格子纹。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磁盘ca. 1730–40

Du Paquier时期的瓷器的特点之一是经常在空白处装饰满花纹。这件瓷盘是非常经典的Vienna风格,反映了工厂对巴洛克风格的高度认知,其精美的装饰工艺使人惊叹。 这件椭圆形的盘在底部也进行了精美的装饰,互相缠绕的缎带使人联想起法式花园花坛的设计。在无釉瓷器上直接上珐琅彩是Du Paquier的另一个标志。

除了仿造Meissen的款式之外,Vienna也创作了很多自己的瓷器样式,例如带茶托的杯子。从这个时期起,维也纳瓷厂的彩绘就已经出名。说到这个时期Vienna的瓷器,很多人会说它的瓷胎颜色少许偏绿,并经常提到格子与贝壳相结合样式的装饰方法。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这是我从书上照的,贝壳与格子相结合,叶子与卷纹的装饰。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郁金香花瓶,ca. 1725

这种多头款式的郁金香花瓶在荷兰非常时兴,传遍欧洲。这一套四只花瓶是 Du Paquier 时期生产的最重要的装饰品。 每只上面都有与Vienna有关的拉丁铭文。这个颜色就是Vienna常用的单色釉,紫红色。瓶身上的绘画很有意思,是Claudius Innocentius du Paquier本人坐在一张桌子前冥思苦想,前面摆着各种瓷器。 拉丁文铭文写着:“瓷器,你的艺术不再是未知的,你将被欧洲精神所征服…维也纳。”

另外一个词也会经常被提起,就是Schwartzlot (monochrome)单色绘制。维也纳早期多使用柔和的黑色、紫色、铁红的单色来进行装饰,有时会勾金边。后期才增加绿色、黄色和蓝色。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Dubsky Palace,各处都用瓷片做装饰

虽然维也纳瓷厂一直生产供皇室贵族使用的瓷器与接国王送礼的礼品订单,但第一笔大生意是来自于Dubsky伯爵的订货,为他的宫殿制作瓷器镶板。我们现在称为Dubsky Palace,在Brunn。这批订货一共有1458块瓷器镶板,42种不同的图案。宫殿从壁炉到壁灯到镜框到边墙,全部要由瓷器包裹。这个订单从1725年一直制作到1730年才完成。镶板上的花卉先是东方花卉,之后壁炉上开始出现欧洲花卉。没错,这就是欧洲瓷器上花卉之始。我们常见看了百年的欧洲各种花卉的源头就在这里。也就是从这个时段之后开始,维也纳瓷厂开始由东方风格转向巴洛克式装饰。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欧洲花卉图案史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欧洲瓷器中最早出现在花卉图案除了直接仿照中式青花的图案外,就是日本柿右卫门的植物、动物主题。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常说的“印度花卉“(Indian Flowers)。印度花卉并非来自印度,而是中国唐草,从唐朝时期开始传入各国的卷草纹样的变体。因为印度为欧洲大量生产棉布,在棉布上印制这类纹样而得名。这种图案最早于1720年在Meissen开始出现。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Vienna的花卉

Meissen的花卉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Vienna开始的花卉图案叫Deutsche Blumen (德国花卉),我没有查到维也纳的这些花卉来自于哪一本植物绘本。Meissen的德国花卉出现在1735年之后,使用的是Johann Wilhelm Weinmann的植物图录《Phytanthoza iconographia》,之后样式传遍整个欧洲。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在1741年由柏林瓷厂制作了一种叫Saxe Ombre/ Ombrierte Teutsche Flowers(德国花卉阴影)的变体德国花卉,或者也叫“萨克森阴影”,之后传遍欧洲。这种花卉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带阴影的图案。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Chelsea Flowers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Spode 的 Stafford Flowers

英国的Chelsea瓷厂在1752年用Philip Miller《The Gardener’s Dictionary》所绘的英国花卉制作瓷器。后面的比如Spode使用的Staffordshire本地的“斯塔福之花”,Herend绘制匈牙利的花卉,都是来源于此。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Flora Danica

这种花卉式样最出名的恐怕就是皇家哥本哈根1790年开始制作的“Flora Danica”—丹麦之花系列,根据Georg Christian Edler绘制的丹麦植物所绘制的。

从未被说明白的传奇瓷厂Vienna维也纳(一)

写到这发现要想把 Vienna 第一时期写完还有很大一部分,如果全放在这篇文章未免太长。而Du Paquier 时期值得好好书写,看来剩下的只好放到下一次推送。这个系列应该会很长,不论如何,维也纳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