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森瓷器专家微信号

“我现在完全被衬着群山的广大无边的麦田吸引了。平原辽阔如海洋,美妙的黄色,美妙的、温柔的绿色,一小片犁过与播下种子的土地的美妙的紫色——这片土地被开了花的土豆画上了绿色的格子;在这一切的上面,是带着美妙蓝色、白色、粉红色、紫色调子的天空。我的心情非常平静了,我想要画下这种景色。”

——《给提奥的信》

他是十九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

是后印象派的代表

是表现主义的先驱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一生颠沛潦倒

孤独和疾病占据他的生命

唯独把热血和灵魂留在了画布上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梵高:《戴着灰色毡帽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Grey Felt Hat),绘于1887年

■ 崎岖之路■

梵高作为画家的生涯开始得很晚,却结束得太早。经历过交易公司、教师、传教士等等短暂而繁杂的职业工作之后,1880年27岁的梵高才终于走上绘画的道路。生涯伊始,他的作品笔触细腻沉稳,色彩厚重细致。从自行创作到学院学习,从失去恋人到失去父亲,从埃滕到海牙,再到纽南、安特卫普,他像流浪诗人一样漂泊。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1882年梵高绘制的第一幅油画:《海牙的屋顶 》(Rooftops, View from the Atelier The Hague)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1885年梵高创作的《吃马铃薯的人》(The Potato Eaters),作为主要作品首次参展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1885年梵高创作的《草帽与烟斗的静物画》(Still Life with Straw Hat)

■ 巴黎,印象派与浮世绘■

感情受挫,身体抱恙,作品无人问津,学院的学习也因为在绘画上与老师产生矛盾而中止。1886年,穷困潦倒的梵高离开美术学院去往艺术之都的巴黎。他结识了其他流派的画家,他们一同去老店里买颜料,谈论印象派与浮世绘。那段时期梵高独特的个人画风开始成型,在笔法和用色上有了更多的尝试,色彩逐渐丰富明亮,笔触也不再拘谨。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1887年梵高受日本浮世绘风格影响而创作的《艺妓(Courtesan)》(上)和《李树花开Flowering PlumOrchard(下)

■ 阿尔勒的向日葵和黄房子■

1888年,厌倦了巴黎生活的梵高去到了阿尔勒。他仍然有着巨大的热情投向生活与梦想,为了迎接高更甚至租下了黄房子并简单装修。遗憾的是,那所黄房子等来的并不是两位艺术家长久友好的交流,它逐渐充斥了争吵,最后以梵高割掉自己的左耳收场。与他日渐成熟稳定的画风相反,他的生理与心理状况已濒临崩溃。这一时期的作品里皆可窥见他喷薄而出的强烈情感,一如既往的热爱与压抑的隐隐疯狂交织着深不见底的孤寂。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罗纳河上的星夜》(Starry Night Over the Rhône),绘于1888年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瓶中的十五朵向日葵》(Sunflowers),1889年1月

圣雷米病院的星夜与玫瑰

1889年5月,饱受精神疾病困扰的梵高终是进了圣雷米精神病院接受治疗,直到那时他也未曾放下画笔,病房与医院,天空和花园,所见皆可入画。而如同他的心理状态一样,他的画也在平静清醒与崩溃疯狂间往复,笔触时而粗犷时而平稳,大片的冷色调既是迷乱的星空,也是宁静的玫瑰。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星夜》(Starry Night),1889年6月,梵高在圣雷米精神病院期间绘制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野玫瑰》(Wild Roses),绘于1889年6月,圣雷米精神病院治疗期间

奥维尔的麦田

1890年5月,他回到奥维尔村庄治疗,一边思念着故土一边作画,画他一直热爱的田野、村舍、花园和遇到的人,以及代表了悲哀与极致的孤独的麦田——也许因此他才会在两个月后选择在麦田里结束生命。雷雨来临之前纯净的蓝色天空下,嫩绿的麦芽曾蓬勃生长;而后,黑色的乌鸦飞向酝酿着风暴的深郁的天空,金黄的麦田低伏沉默,无声告别。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雷云下的麦田》(Wheatfields under Thunderclouds),绘于1890年7月,充满了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感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麦田群鸦》(Wheatfield with Crows),绘于1890年7月,如梵高所说,麦田象征了悲伤与极致的孤独(“sadness, extreme loneliness”)

梵高离世的六个月后,无法走出悲痛的弟弟提奥也随他而去。从荷兰的乌德勒支到法国的奥维尔距离何其遥远,却未曾阻断提奥终其一生支持哥哥事业与生活的赤诚坚定之心。如今,兄弟两人的墓碑在瓦兹河畔奥维尔公墓的常春藤中并排而立,如同生前一样亲密。曾饱尝颠沛孤苦的梵高,终于有最爱他的家人长久陪伴,再不分离。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瓦兹河畔奥维尔公墓里,覆盖着常春藤的梵高(左)与弟弟提奥(右)的墓碑

(图片均来自网络)

梵高这一生,命运似荆棘,深刻而痛苦;心灵似烈火,强烈而灼热。尽管躯壳千疮百孔,灵魂里却藏着橄榄林,玫瑰丛,长着丝柏的小道;田野,麦子,蓝色天空下的农舍;还有无数美妙的色彩,极尽怒放的生命力,以及未曾接纳他的、静默又鲜活的世界。

世界以痛吻他,而他报之以歌。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他是怪异而疯狂的病人,他有孤独而热烈的灵魂

长按二维码关注,获取更多内容~

梅森瓷器专家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