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 “ 搜藏控 ”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 “设为星标 ⭐️ “ 即可及时收到我们的消息哦~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那是一段短暂如流星的年代,也是一段耀眼如流星的年代

十九世纪末的巴黎,有两样珍宝,一个是名动世界的建筑埃菲尔铁塔,一个是倾倒欧美的女演员莎拉·伯恩哈特。

十九世纪末的巴黎,发生了三件事,一是女演员莎拉·伯恩哈特出演了一部戏剧;二是画家阿尔丰斯·穆夏为伯恩哈特的戏剧画了宣传海报;三是珠宝设计师乔治·富凯(Georges Fouquet)从海报知道了穆夏,向他抛出了合作的橄榄枝。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她是《追忆似水年华》中女演员贝尔玛的原型,人们心中“神选的莎拉”(photo:Daily Journal)

一切开始于在巴黎新开的一家名叫“新艺术之家”的画廊,那里展出着从遥远东方传来的艺术品。柔美的自然曲线取代了一贯硬朗的机械工业棱角,这股简洁优雅的自然之风冲淡了维多利亚的浪潮,带来了一场短暂却深刻的新艺术运动。

那时,已经享誉法国的女演员伯恩哈特出演了戏剧《远方的公主(La Princesse Lointaine)》,她戴着百合花冠,美得如同古希腊神话中的山林水泽女神。之后一众仰慕者为她在巴黎举办宴会,此前因给她画戏剧海报而声名鹊起的穆夏再次为她绘制招贴画,而继承家族珠宝事业的乔治·富凯则将她戴着花冠的样子完美还原,做成了精致的胸针珠宝。

至此,命运让这三个艺术领域的乐手相遇了,闪耀整个美好时代的三重奏由此开启了乐章。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1895年,伯恩哈特头戴着由穆夏设计、当时另一位著名新艺术珠宝大师雷内·拉里克(René Lalique)制造的百合花冠,镶嵌着珍珠和彩色宝石(photo:Arthive)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1896年穆夏为伯恩哈特的宴会绘制的招贴画(photo:Pinterest)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由穆夏设计,乔治·富盖制作的胸针,由黄金、珐琅、珍珠、蓝宝石、钻石和红宝石等制成(photo:Hessisches Landesmuseum)

大约是第一次的“非正式合作”就非常愉快,1899年富盖与穆夏开始了正式合作。伯恩哈特仿若他们的缪斯女神,以此为契机,这对画家+珠宝匠的组合诞生了诸多在新艺术时代留名的作品。

这一年,伯恩哈特出演了戏剧《美狄亚》,在穆夏为她绘制的海报里,美狄亚带着一只特别的蛇形手镯,而富盖则将这只手镯还原到现实。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穆夏所画的海报(左)与富盖制作的美狄亚手镯(右),这也是富盖的经典代表作品之一(photo:Arthive)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美狄亚手镯采用了蛋白石、珐琅、红宝石和钻石。整体以蛇的造型缠绕于手腕上,尾巴向上延伸,头部则以红宝石和钻石镶嵌置于手背,并延伸出一个蛇头造型的拇指指环photo:Lostinjewelry)

1900年,两人合作为伯恩哈特制作了一件胸饰珠宝,典型的穆夏画风加富盖的珠宝风格,人像宛如古代史诗中的女神,戴着珠宝冠冕,长发柔软卷曲,整体曲线柔和而精致。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1900年由穆夏和富盖合作,为伯恩哈特制作的珠宝,主要采用象牙、绿松石和珐琅(photo:Pinterest)

紧接着,在1900年举行的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这对最佳组合再次创作了经典作品。新艺术风格标志性的昆虫羽翼与植物藤蔓的精巧曲线造型、穆夏的经典人物画像元素,以及彩色宝石装饰,这件用黄金、象牙、珐琅、淡水珍珠、珍珠母和半宝石制作而成的项链成为两人的又一代表作。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1900年在巴黎世博会上展出的由穆夏设计、富盖制作的吊坠项链(photo:Pinterest)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不仅仅只设计制作,更提出了全新的设计理念——一件珠宝的美并非依靠昂贵的宝石体现,而是基于它的艺术设计和传达的概念故而他们的作品并不会一味追求珍稀宝石,而是从整体概念考虑选择合适的材料。两人之后的作品皆在体现这一理念。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由穆夏设计,富盖制造的“三只螃蟹”胸photo:Tadema Gallery)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1900年由穆夏设计、富盖制作的吊坠,依旧是自然元素与奇幻意象、珠宝与绘画的结合,使用了黄金、珐琅、珍珠母、蛋白石、绿宝石及其他彩色石头(photo:Culturalwitches)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根据Henri Vever的《19世纪法国珠宝》第三卷中收录的,穆夏和富盖合作的珐琅宝石胸针(photo:The French Jewelry Post)

尽管穆夏与富盖的正式合作只持续了三年,两人往后也几乎未再替伯恩哈特制作珠宝,但在那短短的三年中所诞生的,那些自然元素与奇幻意象相结合、用材丰富设计独特、奇妙而浪漫的珠宝作品,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新艺术风格的经典之作。

而这三位因艺术而相遇的、各自领域中的大师,这段珠联璧合的美妙故事,也正如同因他们而诞生的那些珠宝一样,在新艺术运动那段时光里永恒闪耀。

巴黎的珍宝,穆夏与乔治·富凯的缪斯,百合花冠的主人,是她

长按二维码关注,获取更多内容~

Read more

慕夏家族首次国内展出!明珠美术馆与搜藏控联合邀你来看展(文末有惊喜)

来自十九世纪的无字情诗——René Lalique的新艺术风格珠宝

稀世珍宝“孟买之星”的主人是她,那个金色卷发的女孩

大未老师宝石课堂——你必须知道的蓝宝石收藏知识点

在看嘛?好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