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里有句话:人生最重要的是时机,时机对了,凡事都有可能。

卡地亚一定搬着小板凳认真看过好多遍。

于是,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在这一刻:卡地亚发布了猎豹,火了半个世纪…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法国文艺理论家丹纳(Hippolyte Adolphe Taine)在《艺术哲学》中曾说:

“要了解一件艺术品…必须正确地设想他们所属的时代的精神和风俗概况。“

所以,艺术品一定是特定时代环境下的产物,而一种设计会火,就一定符合了那个时代的某种审美原则,说白了,就是要喜!闻!乐!见!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1914年,卡地亚首次将豹与品牌并置,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1898年3月,法国文艺评论人阿道夫·热蒂(Adolphe Rette)就曾预言:

“这是一个狂风暴雨的时代,这是一个狂飙突进的时代。”

时代的关键词就是:快!

有多快?1903年莱特兄弟试飞成功。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1909年2月,诗人马里内蒂(Marinetti)在《费加罗报》上发表了《未来主义宣言》

《宣言》写道:

“我们要歌颂追求冒险的热情、劲头十足地横冲直撞的行动…我们认为,宏伟的世界获得了一种新的美 — 速度之美,从而变得丰富多姿…一辆汽车吼叫着,就像踏在机关枪上奔跑,它们比萨色雷斯的胜利女神塑像更美。”

画家们也热衷于表现:“一种钢铁般的、狂热的、骄傲的、疾驰的生活。”

也就是在静止的画布上表现速度,比如一条飞奔的腊肠…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Giacomo Balla, 1912, Dynamism of a Dog on a Leash

而猎豹拥有这个时代所追捧的一切元素,优雅的体态以及无与伦比的爆发力和速度。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所以猎豹不只是卡地亚的专利,而是年代的产物,是当时许多艺术门类喜闻乐见的设计主题。

不过跑的快的不只有猎豹,还有猎犬,尤其是灵缇: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但对品牌而言,用猎豹代言似乎比猎犬好多了…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20世纪初也是欧洲女权运动的高峰,这个过程一点儿也不温和。

最激烈的一次发生在1913年,一位叫艾米莉·戴维森 (Emily Davison)的女性在一次赛马活动中冲到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赛马前想要把“votes for women”的条幅挂在赛马上,结果被国王的御马撞飞,不治身亡。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不久后一战爆发,经过战争洗礼的女性比过去更加坚强、独立。一战结束后,英国30岁以上的女性终于获得了选举权。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不过这时还没人把猎豹与女性联系在一起。

直到1919年比利时艺术家Walter Sauer创作了一幅名为Femme devenue panthére的画,完美的将女性才与地球上最优雅的猎食动物融为一体。

猎豹成了女性美丽、坚强的象征。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Femme devenue panthére,1919

再后来就有了卡地亚设计师杜桑女士和温莎公爵夫人的旷世定制 — 那只盘踞在蓝宝石上的著名猎豹…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你看,卡地亚当年真的就是跟跟风…

最后,很多人以为卡地亚第一只猎豹胸针是这只,制作于1949年。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其实类似设计早在1948年就已经诞生了,长这副尊容…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猎豹下面竟然是一颗祖母绿!

这只猎豹出镜率很低,估计卡地亚自己都不忍直视吧…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1949年那只为啥有名?

除了颜值高出好几个档次外,想必跟那颗重达152.35ct的克什米尔蓝宝石很有关系。

不信你把蓝宝石遮起来再看…

卡地亚:我就是打卡凑热闹,谁知道猎豹会火!

注:卡地亚英文官网的“豹”是 panther,应为美洲豹,但中文官网为“猎豹”。文中不做区分。